“救俄”爭論暴國人意識的潛問題
  馮玉軍
  最近,在關於是否“救”俄羅斯的問題上,我們似乎又陷入了“中國式爭論”。竊以為,問題重點不在於該不該救,而是論題提出的本身反映出我們潛意識中的一些問題。如不及時加以認識和調整,對中國成為世界大國是不利的。
  第一,我們往往是以已度人,按自己的思維方式去看待別人,而沒有意識到跨文化差異對相互認知的重要影響。俄羅斯是一個擁有強烈民族自尊心的國家,也是一個擁有300多年大國外交傳統的國家。即使真面臨困難、需求援助,它也決不會直接伸手,而是會以委婉的方式、找到一些令施援者心動的理由來尋求“合作”,結果往往讓人感覺到不是你幫了它,而是它幫了你。
  第二,隨著中國經濟的增長,“天朝大國”心態不自覺地在國人內心中膨脹,動不動就想去拯救別人、拯救世界。但我們不能忘記,無論是俄羅斯的“彌賽亞思想”還是美國的“救世主義”,它們都給世界、給自身帶來了什麼後果。
  第三,與上述自我膨脹相伴生的,是潛在的“自卑”或“不自信”。說到底,很多國人還想讓俄羅斯沖在前面,充當中國的“擋箭牌”。但我們須認識到,經過20年的發展,中俄的國力對比已經發生歷史性變化,俄羅斯的全球性影響已無法與中國同日而語。俄羅斯無力也無願為中國“遮風擋雨”,而奧巴馬也已表示“俄羅斯充其量只是地區性強國,中國才是美國面臨的全球性挑戰”,因此美國不會因對俄關係緊張而放鬆對中國的關註。中國要真正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心,必須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地位和責任,以自信的心態與美國構建真正的“新型大國關係”,共同引領世界從“失序”走向“新秩序”。從這一意義上說,中美俄三角關係已經失去昔日的地位,中美關係、中俄關係、俄美關係各有各的價值,應該並行不悖。
  第四,中國說到底還是發展中國家,根本任務是解決好國內問題。只要國內發展、穩定,任何人都搞不垮中國。因此我們應把更多的資源和精力用於推動國內結構改革、解決發展失衡、進一步改善民生、促進社會公正,以消費拉動和實現中國經濟增長方式轉變。
  第五,外交的根本出發點是國家利益,當我們想對別人出手相助時,必須先想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。以兄弟般的情誼援助朝鮮、越南、阿爾巴尼亞究竟給中國帶來了什麼,我們不應淡忘。同時,外交也是一門高超的藝術,談判桌上展現的往往只是冰山一角,更多的是幕後接觸。有時所說並非所想,所行並不需要直言。
  第六,能拯救俄羅斯的只有俄羅斯自己,而俄羅斯人也在努力自救。不要高估俄與西方關係的惡化程度,一定要看到,普京不是一個粗魯的“莽漢”,而是一個精明的務實主義者,他清醒地知道俄面臨著多大壓力,也時刻在算計如何在保留面子的條件下與美歐妥協。中國可以和應該做的其實很簡單,一是不參與西方對俄製裁,二是在平等、互利、雙贏原則下與俄深化務實合作。
  當下的世界正進入陰晴不定的混沌期,對大國而言,最關鍵的是在戰略上“不犯錯”。按照既定方針,在把握世界發展大勢的同時扎實做好“細節”工作,是中國真正實現崛起的根本保障。▲  (原標題:專家:中國人總想救別國 勿忘援助朝鮮越南後果)
創作者介紹

以斯帖

gkbqgv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